温柔的背后,阳泉红色旅游——走进平定七亘(上),艺术签名

5G、AI、人工智能 admin 2019-04-24 255 次浏览 0个评论
网站分享代码

七亘大捷,一座鲜血凝成的丰碑

七亘是享誉晋东的名村,七亘大捷是名扬华夏的抗战传奇。

每年,在抗日战役成功纪念日之际,都有成百上千的军民擎红旗,捧鲜花,爬山涉水,来到七亘,肃立于“七亘大捷纪念碑”前,表扬革新长辈的汗马功劳,献上他们忠诚的敬意,那响亮的歌声回旋于高山峡谷,雄壮的誓词化作变革和斗争的进号角角。但是,你可否想到过当年硝烟中战役的惨烈?可否听到过喜讯背面那沉重的故事?

东进太行巧布阵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抗日战役全面迸发,日军中心统帅很快做出向华北派兵,以加强我国驻屯军并为扩展侵华战役,组成“华北”方面军战役序列,逐步向华北侵略。平津危殆!华北危殆!党中心召唤全国人民和戎行,全力帮助抗日自卫战役,树立抗日民主统一战线,把日军驱赶我国。并与国民党达成协议,将我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新军,下友谊已走到止境辖一一五、一二○、一二九师。9月底,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率部从陕西动身,东渡黄河,开赴山西抗日前哨。10月行进太原后,当即驰援娘子关。一二九师七七二团顾问长孙继先带领的团直机关和榜首、第三两个营,在10月14日晚搭正太路东行的火车,急速行进,于16日到了平定城东30里的石门口村。使命是合作国民党友军,一起抵挡日军的侵略。

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政训处主任张浩率师部于10月18日开拔平界说井村,召开了平定、阳泉等地活动分子会议,活跃发动和安排抗日力气,打开抗日活动。三八六旅旅长陈赓率部持续沈途祝浅绿东进,于护肤次序10月20日抵达河北省境内的支沙口(马山村东50里),21日在娘子关东南的长生口和日军遭受。不到1小时,敌人就被我军的火力压了下去。虽打了胜仗,但兵士们仍是感到不过瘾。

22日,陈赓旅长带领七七二团兵士在娘子关的外线,山西与河北接壤的30aj4里半径内来回兜圈子。“到底是日军追咱们,仍是咱们追日军,兜了两天的圈子,没有兜着一个鬼子,怪不得国民党骂咱们是游而不击”。一个兵士不解地发出了疑问。为消除兵士们的思想顾虑,陈赓旅长和七七二团团长叶成焕指令号兵吹响了中止行进的号角。陈旅长站在队前高州阳光论坛讲到:“刘师长给咱们讲过,咱们是地大人多的大国,日本是温顺的背面,阳泉红色旅游——走进平定七亘(上),艺术签名小国,但军事上日本是强者,咱们是弱者。弱者抵挡强者的欺负,只能藏在门背面,等他们过来出乎意料地给他迎头一棍,打项目经理他个措手不及。咱们现在兜圈子便是用的这种办法。”讲完后又带部队持续在娘子关外线兜圈子。

24日夜,在测鱼口到马山村的交通线上,日军二十师一路顺风团的辎重部队,在强壮火力保护下西进,正好与我兜圈子的部队在七亘村相遇。就在这天,刘伯承师长带领顾问处长李达、政训处副主任宋任穷及司、政、后机关人员和保镳班一行30余人,在暮色下从平定赶到了马山村,住在村口的樱桃寺内,五更时分,当他得知敌我在七亘村遭受时,便亲身带领一行人马赶赴七亘村指温顺的背面,阳泉红色旅游——走进平定七亘(上),艺术签名挥战役。七七二团虽然与敌遭受,但因为我军安排紧密,指挥有方,一起有当地大众的支撑并作导游,使部队很快就撤到了村的西坡上,摆脱了敌人的围住,不到2小时就把部队结合起来,偿还建制,接近主力,反击敌人,待刘师长率部赶到,部队现已围住搬运,没有什么丢失。

25日黎明,刘伯承师长抵达七亘村三郎庙前的高土坎上,他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四周地势,通过实地勘测。他说,七亘村四面环山,重峦叠嶂,一条小河傍村而过,高低石路绕山回旋扭转。进村的东口地势险峻,为设伏之绝好地段。并判别敌先头部队已过,后续及辎重部队必定要从这儿通过,我军在此设伏,出乎意料予以突击,必能制胜。所以,命七七二团匿伏在七亘村大路两边的山崖间,乘机歼敌。公然如此,当日晚上接到情报排便门,确悉日军二十师团先头部队已向平定急进,后边辎重部队两个中队1300余人露营在距温顺的背面,阳泉红色旅游——走进平定七亘(上),艺术签名七亘村10公里的测鱼镇。刘师长对敌情和七亘村的地势进行了全面、精确的剖析后以为,正太铁路没有打通之前这批日军的物资,必由测鱼、七亘、马山……这条小道运送。他胸中有数地对身边指挥员们说:“七亘村是测鱼镇通往平定的必经之路,明日敌人必定要通过七亘村向前方运送军需物资,送到嘴边的‘狗肉’必定要把它吃掉!”讲到这儿,他拿起铅笔在地图上把“七亘村”三个字决断地划了一个红圈又说:“就在这儿设伏待敌,我军要运用七亘村西口至申南峪之间路南的天然地貌匿伏下来,出乎意料温顺的背面,阳泉红色旅游——走进平定七亘(上),艺术签名地冲击敌人。堵截敌二十师团与后方的交通联络,夺其辎重”。操控敌人西进的军力布署是:七七二团三营由王近山副团长指挥,营指挥所设在青脑北的小山上。

初次埋伏初告捷

依据刘伯承师长的指示,七七二团在26日黎明,悄悄地摸到了七亘村东西两边,在路两旁的大山上打开机关,乘机待命。兵士们十分振奋,决心要吞掉这股敌人。为了利诱敌人,王近山副团长带领三营在山后荫蔽待敌,陈赓旅长又带着一、二营去兜圈子,后又不声不响地转回了七亘村的阵地上。

上午9时左右,公然敌人来了。驻测鱼镇敌辎重部队温顺的背面,阳泉红色旅游——走进平定七亘(上),艺术签名,在200多名步卒的保护下向西侵略。王副团长和三营兵士在山上看得清清楚楚。敌人由步卒作前导,走在最前的扛着一面猪血般的“膏药旗”,中心是辎重部队,每人牵着一匹牲口,驮着军粮和弹药,走在最终面的有100多名步卒作保护。王副团长敏捷安置了军力:十二连从正面突击,十一连向定盘寨迂回围住,九连十轮作预备队,随时待命。此时,敌先头部队已走进我埋伏区,匿伏在蒿草丛中的兵士们手里紧紧握着打开了稳妥盖的手榴弹,一双双仇视的眼睛仇视着一步步接近的敌人。90米、70米、30米……敌人越来越近,腊月二十七连小胡子都看清楚了。王副团长放敌先头部彩虹果冻队曩昔,当后边辎重部队大模大样地进入我军匿伏圈时,指挥员一声令下:“打!”枪机、步枪“哗哗”地往敌人堆里倾注着子弹,手榴弹以密布的火力笔直而下。敌兰桂坊军登时象炸了窝的马蜂似的乱碰乱闯,死的死,伤的伤,有不少被挤下了深沟。一阵强烈的突击后,我军又采取了拦头、截腰、堵尾战术,把敌人分割成三段,会集火力侵犯中心,使其首尾不能相顾。敌辎重部队遭到我军突击后,扔掉辎重骡马向后急转慌乱逃命。后边保护之敌,看到前面辎重部队遭到埋伏后,疾进声援,却早被我十一连的火力侵犯紧密封闭了前行之路。敌人被打得溃不成军,慌作一团。受惊的骡马四处奔驰,马撞马,人撞人,人马相撞,自相蹂躏,死伤极为沉重。尾部之敌见势不妙原路回缩向测鱼镇狼狈窜逃,被我团部侦查群截击于石门关前的狭沟中,击毙四五十人。少量漏网之敌,如草木惊心逃回测鱼镇。

这次埋伏战只用了两个多小时便成功完毕。我军伤亡10余人,毙敌300余人,缉获骡马300多匹及大批军用物资,还缉获了华北、山西两部军用地图。

八路军打胜仗的音讯很快在七亘村一带传开。邻近的孔氏村、南泉村、北泉村推派代表抬着大肥猪,送到三八六旅旅部,道贺成功。

27日上午,七七二团在昔阳县东冶头村召开了道贺七亘首战告捷和吊唁勇士大会,上千骚男的弟弟名大众参加了大会。会上,叶成焕团长作了总结报告,陈赓旅长讲了话,他说:这一仗虽然成功了,但对抗日战役说来,仅仅是才开了个头,往后咱们还要持续作战。所以,应该很好地总结一下经历和经验。”并亲手把一面奖旗颁发七七二团三营。

堆叠待伏巧用兵

我军取得了榜初次埋伏战的成功,士气大震。但刘伯承师长进一步剖析了敌人的心思状况,对指战员担担面们说:敌人在七亘村遭到冲击后,与前方的交通联络被我军堵截,声援使命没有完结,大批军需物资堆积在测鱼镇,急需向前方输运。所以,他们还会经七亘村向平定运送军用物资。何况,敌人也懂得我国古代兵书中“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不得遵常”的用兵之道。按常理,一般会以为八路军在七亘村打了胜仗后,必定撤走了,不会在同一个当地连续搞两次埋伏战的。咱们来个“刻舟求剑”,再打一次七亘村埋伏战林更新自称患穷癌,依然运用七七二团三营的军力,只是在使命安置上作些调整。具体使命是:榜初次埋伏时担任预备队之九连担任主攻,十连施行迂回、穿温顺的背面,阳泉红色旅游——走进平定七亘(上),艺术签名插。以十一、十二两温顺的背面,阳泉红色旅游——走进平定七亘(上),艺术签名个连及特务连的一个排为预备队,担任操控七亘村南侧高地,并预备向七亘村以东区域反击。侦查群仍设于七亘村东脉足头高地监督敌人。为避免如果,榜首营视战况开展,作随时声援的预备。营指挥所设在得清岩沟西山上。

使命清晰后,王近山副团长又带三营于27日夜,敏捷地开进了七亘村设伏。并带领营连干部,仔细观察地势,挑选了有利的埋伏阵地。

28日上午,果不出刘伯承师长所料,驻测鱼镇之敌的辎重部队,通过从头调整力气后,又向七亘村动身了。这次来的是一个马队连、两个步卒连,共100余马队和300余步卒保护着辎重部队向西侵略。敌人因前次挨了打,这次警觉起来了,把部队拉开了间隔,打前站的紧密查找,移动十分缓慢。

我三营指战员有了榜初次打埋伏的实战经历后,斗志愈加旺盛,虽然秋雨绵绵,兵士们匿伏在高岭山至改道庙南侧的有利地势,冷静冷静,文风不动。11时左右,一个骑在马背上的兵士看到山上和山下均无pornos动态,便满意地吹起口哨,朝后边打“旗语”,告诉辎重部队斗胆行进。当敌人辎重骡马走进我埋伏圈,兵士们便从地上一跃而起,像是从地下冒出来似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机枪、步枪、手榴弹组成穿插火网向敌建议忽然侵犯。千王之王2000敌人很快被截为两段,首尾难顾,登时人仰马翻,晕头转向。刚刚跨进埋伏圈,爬上改道庙的先头部队,听到后边辎重部队有剧烈的枪战声,从速回过头来声援。王近山指令侧翼部队堵住这股敌人。我左右两翼部队的轻重机枪会集火力向冲上来的敌人强烈射击。几分钟后,把敌人限制到了山沟,击毙甚多。此时,兵士们越战越勇,精力倍增,在前方上大声呼喊:同志们,狠狠地打!勇士们象猛虎一好湿样冲入敌群,与敌打开搏斗,战役一向进行到傍晚,敌人被逼窜逃后战役完毕。因为敌人这次安排较前紧密,保护部队也较多,又因天雨路滑,我声援部队未能及时赶到,只歼敌100余人,缉获骡马几十匹,我军伤亡20余人。

两次战役,我军30余人伤亡,歼敌400多人,缉获骡马400多匹和大批军用物资,给日军川岸二十师团以沉重冲击。

刘伯承师长率部在3天内,盯住了七亘村这块要地,连续两仁青拉姆次用同一部队,在同一地址,埋伏同一敌人,均以小的价值换取了重大成功,实为兵家用兵之前例。战后,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对这次“失常用兵”敬仰不已,称誉刘伯承师长在战术上命名为“堆叠待伏”是个奇观,是“兵家所忌”的一次斗胆、奇妙的用兵。“游击、游击,打出了奇观,仍是八路军机动灵活的战术好,连续打了两次大胜仗。”

七亘大捷是刘伯承师长初次运用“堆叠待伏”战术取得成功的光辉战例,也是抗日战役初期,继平型关大捷后我军较大的一次胜仗。刘伯承总结说:“这种堆叠的待伏之所以或许进行并且取得成功,是因为我军摸到了当时日军的大致规则,即一般都有一股牛劲,他们在向预订方针磁器口突击时,十分固执,有时撞了墙都不回头。”朱德称誉刘伯承是“不光骁勇善战,智慧过人,并且在军事理论上造就很深,发明许多。他具有仁、信、智、勇、严的武士质量,有古名将风,为国内稀少难得的将材。”

(赵宏兵)